新闻列表
    电话:0512-53592880
    传真:0512-53592880
    邮箱:zrc015@163.com
    地址:太仓市上海东路5号华侨大厦10楼1007-1008室
    网址:www.zrclaw.com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查看地图
学术交流

浅谈赠与合同之法定撤销权
发布时间:2014-1-14  阅读:391次

王一敏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在职法律硕士 215007

江苏周瑞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215400

摘要:赠与合同是我国合同法所确立的一种典型的无偿合同,它在无偿合同中的地位与买卖合同在有偿合同中的地位相当。我国合同法此种合同进行了详细的规定但笔者认为现行的赠与合同制度存在着一些可探讨之处。如:立法应详细规定赠与人法定撤销权的条件、行使中的具体问题,以增强其可操作性;扩大法定撤销权的适用范围;对于法定撤销权适用存在的法律漏洞应予以填补,以增强其合理性。

关键词:赠与合同/法定撤销权/任意撤销权

作者简介:王一敏,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在职法律硕士、江苏周瑞昌律师事务所律师,研究方向:行政法。

    一、法定撤销权

    1、法定撤销权的定义

    我国合同法规定了赠与人享有任意撤销权与法定撤销权。法定撤销权,是指在法定事由出现时享有撤销权的人撤销赠与的权利。它与任意撤销的区别在于它需要具备法定的事由,只要具备了法定事由,不论赠与采何种形式,撤销权人均可撤销之。关键的是,在法定撤销制度中,具备法定事由以后,不论赠与合同是否已经办理公证以及赠与合同具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也不论赠与物的权利是否已移转,撤销权人均可行使撤销权。

    2、法定撤销权的行使条件

    现实生活中,赠与人往往出于一定的情感而受赠人作出赠予行为,如出现不符合赠与人初衷的情形时,应当允许赠与人一定情况下撤销赠与合同。我国《合同法》第192条和第193条对赠与人及其继承人、法定代理人的法定撤销权作了详细的规定。现作如下分析:

    1)受赠人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的近亲属

    受赠人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赠与人的近亲属时,赠与合同赖以存在的感情基础不复存在,赠与合同也将失去存在意义。因此,法律赋予赠与人有权撤销赠与。但是,对于严重侵害到何种程度才能行使撤销权,我国合同法并未明确界定,造成实践操作中的困难。台湾地区的民法规定受赠人的行为须为应受刑法处罚的程度,若仅为一般侵权行为而不构成犯罪,则不发生赠与人的撤销权。② 笔者认为,凡是受赠人实施的、足以危害赠与合同赖以存在的感情基础的任何行为,均可认定为严重侵害行为,不仅包括对赠与人及其近亲属实施的犯罪行为,也包括对赠与人及其近亲属所实施的严重有损道德名誉等行为。至于受赠人的近亲属的范围,包括赠与人的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孙子女和外孙子女。

   2)受赠人不履行对赠与人扶养义务 

    受赠人不履行对赠与人扶养义务的,赠与人可以依法行使撤销权。这里的扶养应是广义上的扶养,包括扶养、抚养和赡养。但是,这里的扶养是指法定的扶养还是既包括法定的扶养也包括约定的扶养?有学者认为,受赠人对赠与人的抚养义务既可以是法定的,也可以是约定的。如果仅仅把此处的扶养义务限定为法定的,势必会限制和剥夺赠与人通过行使撤销权来保护其权利。笔者认为,此处的扶养应仅指法定的扶养,因为我国合同法第192条第1款第3项对于受赠人不履行约定义务作了专门规定的。负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是指:存在受赠人不履行抚养义务的事实,此事实是受赠人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所致。如果受赠人没有抚养能力而不履行则属于客观上不能,表明受赠人主观上并无不履行的故意,在这种情况下,赠与人不能行使法定撤销权。

   3)受赠人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

如果受赠人不按约定履行该负担的义务,既违背了自己诺言,也违背了赠与人意愿,从某种角度上讲,也损害了赠与人利益。为此,法律特别赋予赠与人享有法定撤销权。从合同法角度来讲,不履行约定的义务包括完全不履行、迟延履行、不适当履行等其中完全不履行包括拒绝履行和根本违约两种情况。在这两种情况下,赠与人行使法定撤销权没有争议的。但在不完全履行或者部分履行的情况下,能否行使撤销权呢?对此,我国合同法没有规定。笔者认为,受赠人的部分不履行或者轻微违约行为不应包括在不履行的范围之内。因为赠与人动辄行使撤销权,实际上等于对赠与人无任何约束力,受赠人也将因为部分履行而易于受到损害。但是,从公平角度出发,如果在受赠人仅部分履行的情况下,应当允许赠与人行使撤销权。综上,笔者认为,在受赠人部分不履行约定义务的情况下,应允许赠与人享有与受赠人不履行义务部分相适应的部分撤销权,这样既能维护赠与人的意志和利益,也可以避免赠与人法定撤销权的滥用。

    (4受赠人实施违法行为致使赠与人死亡或者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赠与人的继承人或法定代理人可以行使法定撤销权。

    二、现行合同法规定的法定撤销权的不足之处

    1、应扩大法定撤销权的行使范围

    根据我国合同法的规定,行使法定撤销权的主体包括赠与人、赠与人的继承人与法定代理人。但根据我国合同法第193条规定,似乎只有因受赠人的违法行为致使赠与人死亡或者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赠与人的继承人或者法定代理人才可以撤销赠与。如果并非系受赠人的违法行为,甚至是与受赠人无关的其他原因,致使赠与人死亡或者丧失民事行为能力,那么履行赠与,将导致赠与人的继承人或赠与人生活质量大大降低或无法维持正常生活。笔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应允许赠与人的继承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撤销赠与。

    赠与人的继承人与法定代理人行使撤回权的区别在于,继承人基于继承权行使撤权,其利益归属于继承人,法定代理人基于代理权行使撤回权,其利益归属于本人,即赠与人。

由于撤销权本质上是财产权,属于继承财产之范围,因此,在赠与人的继承人与法定代理人不一致的情况下,应由继承人来行使。而在赠与人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由于赠与人尚未死亡,不发生继承法律关系,因此应由赠与人的法定代理人行使。

    2、应明文规定,受赠人故意妨碍赠与人行使撤销权的,赠与人的继承人或法定代理人也可行使法定撤销权。

    世界上许多国家或地区立法将受赠人故意妨碍赠与人行使撤销权也作为法定撤销权行使的事由之一,如德国民法第530条第2款规定:赠与人的继承人只有在受赠人故意和不法行为……妨碍撤回时,才享有撤回的权利。再如我国台湾地区民法417条前段规定:受赠人因故意不法之行为……,妨碍其为赠与之撤销者,赠与人之继承人,得撤销其赠与。但,我国合同法作类似规定,因此存在法律漏洞。受赠人故意妨碍赠与人行使撤权必将使得赠与人不能行使撤权。因此在受赠人故意妨碍赠与人行使撤权时应当类推适用受赠人实施违法行为致使赠与人死亡或者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由赠与人的继承人或者法定代理人行使撤销权的规定,赋予赠与人的继承人或者法定代理人以撤销权,以到达同样的不向受赠人为赠与的目的。

    3应赋予赠与人穷困状态下的撤销权

我国《合同法》第195条规定:赠与人的经济状况显著恶化,严重影响其生产经营或者家庭生活的,可以不再履行赠与义务。本条规定实际上赋予了赠与人穷困之际的不履行权⑤ 穷困抗辩权。世界上些国家立法规定将赠与人陷于穷困作为赠与人撤销赠与的事由。如瑞士债务法第250条第1项规定:赠与约定有下列情形之一时,赠与人得撤销其约定并拒绝履行:一、……;二、赠与人于约定后,其财产状况显有变更,致赠与使其负担特别困难者;三、赠与人于约定后,发生亲属法上之义务,而此项义务为前所未有或原系极为轻微者再如西班牙民法第644条规定:无子女、直系亲属或合法之夫妻关系而生存之赠与人及受赠人间所为之一切赠与,有下列情形时得撤销之:(一)赠与后,因赠与人有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或遗腹子女时()当为赠与时,推定赠与人之子女已死亡,但赠与后,其子女尚生存时。不过,许多国家或地区则是通过解除权或抗辩权制度而不是撤销权制度来解决这一问题的。⑥ 根据诚实信用原则,赠与合同在基于双方意思表示一致成立后,就具有约束赠与人的效力,无论其财产发生何种变化,他都应当依约履行但是由于赠与合同毕竟只是单务合同,不同于一般双务合同。因此,在赠与人的财产状况恶化之时,法律本着人之常情,特设穷困之际的不履行权以使赠与人先保全自己,再福泽他人。由此可见,赠与人的穷困之际的不履行权实乃同情弱者之一种道德化之规⑦ 但仅仅赋予赠与人以穷困抗辩权,在赠予人经济状况极其恶劣的情况下,仍不足以维护赠与人的利益。因为穷困抗辩权并没有像撤销权那样使赠与人可以要求返还财产。赠与人如果陷于窘境,经济极其恶化,难以维持生计,在此情况下即使停止履行赠与义务,也不能帮助他摆脱困笔者认为,出于公平公正的精神和人道主义的考虑在这种情况下应当再赋予赠与人对已履行的部分以撤销权——穷困撤销权,只有这样才能使赠与人可以请求受赠人返还财产,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赠与人的生活困境。

注:

黄建中:《合同法分则重点疑点难点问题判解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版第175

何俊辉:《论赠与合同的撤销与拒绝履行》,载《湖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2年第8

赵俊劳:《论赠与合同中赠与人的法定撤销权》,载《商洛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0年第3

黄建中:《合同法分则重点疑点难点问题判解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第178

易军:《探析〈合同法〉第195条所定权利的性质》,载《华东政法学院学报》2003年第5

黄建中:《合同法分则重点疑点难点问题判解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第179

郑玉波:《民商法问题研究》,台湾三民书局1991年版第54

上一条:浅谈未订书面劳动合同支付双倍工资的
下一条:构成交通肇事罪的道赔案可否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
  【关闭】 【打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动态  |   专业团队  |   媒体平台  |   法律法规  |   业务范围  |   收费标准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太仓律师事务所 江苏周瑞昌律师事务所  地址:太仓市上海东路5号华侨大厦10楼1007-1008室
电话:0512-53592880  传真:0512-53592880  邮编:215400  电子邮箱:zrc015@163.com   技术支持:太仓网站建设-泽网互联 主机支持: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