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列表
    电话:0512-53592880
    传真:0512-53592880
    邮箱:zrc015@163.com
    地址:太仓市上海东路5号华侨大厦10楼1007-1008室
    网址:www.zrclaw.com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查看地图
学术交流

无权处分合同效力及违约救济方式的研判
发布时间:2014-1-14  阅读:483次

(江苏周瑞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吴旭日)

摘要 

无权处分之效力,关涉诸多民法制度及理论,如合同相对性、权利瑕疵担保责任、善意取得制度、物权变动的原因和结果的区分原则等,几乎牵动着这个民法体系。因此,无权处分问题被学界喻为“法学上的精灵”、“法律思维的宝藏”。鉴于无权处分制度问题的复杂性以及篇幅之所限,笔者主要围绕无权处分之效力进行探讨。首先对无权处分效力待定的对象进行界定,随后对无权处分的行为和合同效力进行了辨析。基于无权处分合同有效的立论,最后对无权处分行为模式下守约方的违约救济方式进行了探讨。

关键词无权处分  负担行为  处分行为  合同效力  违约责任

引言

   《合同法》第51条规定“无权处分的人处分他人的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权处分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这是我国首次对无权处分合同的效力作了立法规定,为司法实践处理此类问题提供了基本的法律依据,但由于立法前的理论研究准备不足,在对该条含义的理解和解释上,无论法学理论界还是司法实务界都出现了严重的分歧,笔者认为出现分歧的原因主要是由于无权处分的内涵界定模糊。

    按照《合同法》“买卖合同”的专章规定,出卖的标的物必须符合“应当属于出卖人所有或者出卖人有权处分”的条件。从反向解释的规则可以得出结论,如果不符合这一强制性条件的,处分行为应当无效。但是,《合同法》第51条对此预设了“效力待定”制度,即“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同样,从反向解释的规则出发可以得出结论,如果权利不予追认或者无处分权人嗣后没有取得处分权的,则该合同无效。

但是,这种制度设计显然对于市场经济规则的保护是不利的,而且对守约方而言也是不公平的,导致守约方无法向无权处分违约方主张合同有效情形下的违约责任。针对无权处分制度上述缺陷给司法实践造成的困扰,笔者结合最新出台的司法解释对无权处分行为与合同效力之间的关系进行梳理,以期达到拨云见日之效。

一、无权处分效力待定对象的界定

笔者认为,在思考民法理论、解决民法问题的过程中,跳出某些不合理的樊篱之束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分析问题,不仅相当必要,而且常使我们能有一个更加开阔的视野。同样,对于无权处分制度,如欲打破存在已久的争论和分歧,必然要对无权处分效力待定的对象作出明确和清晰的界定。

(一)无权处分定义和类型

通常认为,所谓无权处分,是指没有处分权而处分他人财产。一般包括出卖他人之物、出租他人之物、将他人之物设定抵押、质押以及部分共有人擅自处分共同共有财产或者未达到2/3以上份额的部分共有人擅自处分按份共有财产的行为。

(二)无权处分效力待定之界定
    无权处分的界定与民法理论上“负担行为”和“处分行为”的概念密切相关。依据民法理论,负担行为是指发生债法上给付义务效果的法律行为,也称债权行为,一般体现为合同或者单独行为。负担行为发生的法律效果是债权的产生和变更。处分行为是指直接使权利发生得丧变更的法律行为,可分为物权行为和准物权行为。

如上所述,《合同法》第51条关于无权处分的规定条文过于简单,但其背后所蕴藏的法理却异常复杂,在理论界和实务界争论繁多。那么,合同法第51条规定的“处分”界定为指处分行为还是负担行为,将直接影响无权处分合同效力认定和目前司法实践困扰能否得以解决。

如笔者在引言中所述,如果将效力待定指向“负担行为”,则必然造成各种困扰和逻辑悖论。那么,如果将效力待定指向“处分行为”,可以使我们廓清当前理论上对该问题的一些纠缠不清的纷争和误解,更合理更顺畅也更清晰地解释《合同法》第51条的真正含义。

因此,笔者认为合同法第51条后半段实际上所表达的含义是“……该处分行为有效,无权处分行为人的相对方可以顺利取得相应的权利”。也就是说,在无权处分情形下,真正效力未定的是处分人履行合同的行为以及履行合同的结果,即无权处分行为效力待定。

二、无权处分行为与合同效力关系辨析

    (一)无权处分行为与合同效力之间是相互独立的关系

如上文所述,无权处分效力待定的对象是处分行为,也就是说处分人无权处分只应对标的物之物权能否发生变动产生影响。也就是说,依据处分合同,处分人负有变更标的物权利的义务。如出卖他人之物的行为,即属于处分行为,是《合同法》第51条规定的无权处分行为,该处分行为是效力待定的。可见,无权处分行为仅仅涉及合同能否履行以及合同履行后相对人能否取得相应的权利的问题,与合同效力无关。

据此,笔者认为无权处分行为与合同效力之间是一种完全独立的关系。合同法第51条规定的无权处分行为,并不涉及合同效力的评判问题。我们知道,根据法律的规定,合同的效力仅应取决于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实以及是否满足法定的无效原因。笔者认为,无权处分类型的合同效力,并不以处分人对标的物享有所有权或处分权为要件,也不当然地受双方主观上是否善意之影响,该类型合同并不存在法律规定的无效原因,因此,该类合同是确定有效的,而非效力待定。

据此,对于二者之间的关系可以简单表述为:无权处分合同应当认定为有效,但被处分标的物所有权或者其他权益是否发生转移,处于效力待定的状态,而且在任何条件下合同效力都不因无权处分的事实本身而受影响。这也与无权处分制度的目的或者立法宗旨——维护交易安全和秩序,保护交易相对人的权益是吻合的。

   (二)合同效力独立于无权处分行为更有利于交易安全的保护

对二者关系的如此界定和厘清,不仅能够使民法基本理论的演绎获得自足,而且能够妥当地平衡所有权安全与交易安全。在以社会本位立法思想为背景的现代市场经济中,保护交易安全即“动的安全”,已经成为各国民法所追求的一项非常重要的价值。而有着较长时间影响和较强说服力的“合同效力未定学说”,将合同效力完全取决于权利人是否追认或者无权处分人是否取得处分权,实质上是着眼于保护所有权的安全,而忽视了交易安全的保护。而从横向比较角度的来看,就维护财产的静的安全而言,基本上可以运用物权法规范。物权法规定的物权请求权效力强于普通债权,真正的所有权人完全可以通过物权请求权保障自身财产的静的安全,根本无需过问买卖合同是否有效。因此,无论《合同法》是否承认该买卖合同的效力,均不会妨碍财产的静的安全。

三、违约救济方式研究

基于以上无权处分合同有效的结论,因此,一旦违约则自然应当存在违约救济。根据合同法理论和相关法律规定,对于一方违约的,守约方可以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当然也可主张合同目的不能实现,要求解除合同并赔偿损失。从实务操作的角度来说,守约方可以依据合同约定和兼顾诉讼操作性的具体情况,作出有利于保障自身利益的选择。

四、结论

本文笔者试图得出如下结论:无权处分合同系指对特定标的物没有处分权的当事人所订立的,以引起标的物物权变动为目的的债权合同。只要符合合同法规定的生效要件,该合同就应为确定的有效,至于权利人是否追认以及无权处分人事后是否取得处分权并不能决定合同的效力。应当将无权处分效力待定的对象界定为处分行为,而非负担行为(合同效力)。若无权处分人不能履行合同,则需向相对人承担违约责任。

无权处分行为与合同效力的相互独立性,不仅使立法和制度规则缺陷带来的争论和实践困扰得到打破和解决,而且将更好的保护交易安全,也更好的平衡该法律制度下各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关系:真正权利人权利受损时,可依据物权请求权使自身权益得到保障;善意相对人可以在多种违约救济方式中作出选择

上一条:后商标权与先商号权的权利冲突及法律适用
下一条:论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的类型区分及法律承担
  【关闭】 【打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动态  |   专业团队  |   媒体平台  |   法律法规  |   业务范围  |   收费标准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太仓律师事务所 江苏周瑞昌律师事务所  地址:太仓市上海东路5号华侨大厦10楼1007-1008室
电话:0512-53592880  传真:0512-53592880  邮编:215400  电子邮箱:zrc015@163.com   技术支持:太仓网站建设-泽网互联 主机支持:泽网